《沈如意》粟米壳^第24章^ 最新更新:2017-04-14 09:00:00 晋

  黄花梨富贵花开并蒂莲圆桌上摆得满当,五色小圆松糕、赤豆猪油松糕、银丝卷、如意芝麻凉卷、莲蓉酥、荸荠饼……还有一碗的山药排骨粥,撒了一把小葱在最上头,与白山药相映成趣,温香四溢。

  而沈如意正随意披着一头长发,慵懒地倚在桌边一口一口舀着粥吃。耳根子微微泛红,体力消耗过大被饿醒什么的,实在糗得很。

  “小姐已经洗漱过了?”红隙望了望房里并没人侍候的,可木架子那多了装了水的盆儿。

  “唔。”沈如意应声,抬眸瞄了瞄封晏。打早上被肚子的咕噜声唤醒,她穿衣洗漱都是这人来的,起初她还有些不好意思,可奈何昨个夜里被压榨得厉害,还真使不出点反抗的力气来,只得由着他去。

  封晏将饼子分成小块儿,喂到她嘴边。沈如意用小白牙叼住,想到昨个一开始的头一次还中规中矩,而后某人食髓知味……不提也罢。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嫁妆箱子里有……那东西的?”沈如意后知后觉地想起这事儿,今早瞥见没阖上的盖子才发现《素女经》露在了外面方恍然。

  “昨个回房的时候正好听这俩丫头说起……”封晏往红隙那扫去一眼,是她缠着另一丫头问沈顾氏最后放进去的东西,他才隐约猜到。

  “回头要好好感谢岳母大人。”封晏替她拭了拭嘴角的碎渣子,声音清润含笑。

  沈如意看着红隙磨了磨后牙槽,可惜那是个完全不开窍的,一点都没接收到主子的怨念。

  红隙看着变成别人家饲养的宝贝小姐,反而有一种被抢了活儿的感受,偏又说不出来哪儿的不对劲,只觉得二人郎才女貌晃眼得很。

  “奴婢侍候不力,请姑爷小姐责罚。”宛桃没她那么心大,劳主子亲自动手那就是她们失职,自然请罚。

  封晏只看着沈如意,后者就着他的手咬了两口牛肉饼,随即很快皱起眉头,他便拿回来看,瞧着里面的小白粒儿就明白了,剔除了蒜粒再递过去就见后者喜笑颜开地又吃起来,嘴角不由染上笑意。

  “我这屋里一向不喜人侍候,不过你们侍候娇娘惯了,以后也照国公府里的时候一样,无需在意旁的。”封晏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看向二人,仿若寻常交代似的,可话里面的含义却叫沈如意莫名一暖。

  “你自己吃,无需顾我……”沈如意用了半饱,心情自然随之变好,看封晏面前未动有些不好意思道,遂礼尚往来地捏了一块松糕递向他。

  只不过封晏没有用手去接,直接就着她的手卷走了点心,“唔,确实好吃。”

  “……”沈如意倏地缩回手,指尖还残留那一抹温热,一双杏眸睁得大大。那酥麻的感觉传递于心,激起些许异样。

  封晏被娇妻瞪了眼,心头都是酥酥麻麻的,若非顾忌她身子自然免不了要在床上好好温存一番的。只是思及昨个美妙清冷眉眼不觉就蕴了舒快浅笑,举手投足更加温柔了。“乖,多吃点补补力气。”

  红隙不知发生了什么,就看到自家小姐脸红的跟傍晚云霞般好看,不,是短短一个晚上多了一种说不出的好看,可好端端一直这么红的,她担心道:“小姐是不是受了风寒,可有哪儿难受的?”

  沈如意坐到铜镜前由着红隙替她梳头,一头顺滑乌丝垂在肩后,映在铜镜里的还有封晏直勾勾的目光。抿着唇角,嗔了一句,“吃你的。”

  沈如意索性别开眼不看,看红隙灵巧地挽了个妇人发髻,身上一并换了一件藕色半臂并玄色暗绣长裙,戴一对点翠蝴蝶对簪,脸上也仅仅施了一点轻薄脂粉,如此装扮更贴合于林瑶的随意性子,混合着殊丽的恬淡风情。

  封晏用完了朝食朝她走过来,俯身凑在她那妆匣子那挑挑拣拣,最后拣了一对明月珰亲自替人戴上,一并入了铜镜中,一道望向镜子里倒映出的一双人,低低道:“柳阴烟漠漠,低鬓蝉钗落。”

  沈如意听出那声音里蕴着丝丝缕缕的调笑,自是想起昨儿个来,倒真是应了这首艳词的最后一句,须作一生拼,尽君日日欢。当即羞恼地暗暗拧了他胳膊一把,磨着后牙槽道,“你——浪荡!”

  “不,我只对你一个如此。”封晏瞅着沈如意这番娇羞模样,不由侧首在她额际轻轻落了一吻,附在她耳畔情话,“夫人那样子,我着实欢喜得很。”

  “你还说!”沈如意余光瞥见宛桃和红隙笑,愈发羞赧,再次伸手……

  封晏任由她掐,可随后却没感觉到疼,便瞧见她撩了自个衣袖,对着上面被掐过的痕迹拧眉,“……疼么?”

  沈如意摸着他臂腕上一段盘亘的陈年旧疤痕,“我是问这个。”昨儿个她就发现了,连着胸口那处饶是凶险。

  封晏敛眸将袖子卷下,“吓着你了么。”见她摇头,眸中划过暗色,抚着她手背,“幼时留下的……不记得了。”

  沈如意蹙了蹙眉头,探得一丝他不想言说的晦涩情绪,便识趣地没再问。也正是这会儿功夫,就听见门外突兀响起咳嗽声,沈如意目光触及两人还交叠在一块的手,连忙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看向门口多出了一行婆子丫鬟。

  为首的是个不苟言笑的长脸婆子,身后还随了两名稍年轻的婆子和两名丫鬟,一并道:“见过二少爷,二少奶奶。”

  见过了礼,长脸婆子径自走向床边,掀开大红锦被,发现铺在床上的元帕仍旧是雪白一片,不禁与随行的婆子对视一眼,再看向沈如意和封晏的眼神就变得意味不明了。随即默默收好元帕放入另一名婆子捧着的匣子,命丫鬟收拾。

  封晏与那长脸婆子对视弯了弯嘴角,同沈如意介绍道,“这是祖母身边的掌事嬷嬷,唤荀妈妈就是。”

  “荀妈妈。”沈如意乖巧唤了声,却瞧见那婆子眼神中不经意所流露出对自己的不满,只那极快的一眼就叫沈如意敛了三分笑意,作是一派端庄傲然。

  封晏又指了跟着荀妈妈的两名丫鬟,“这是月渎,高一点的是兰香,平日替我收拾打理,有什么只管吩咐她们便是。”他苑儿里也就这么两个,还有两名长随,人不多,都是用惯了的。

  “月渎、兰香见过二少奶奶。”被点到的两名丫鬟再一次向沈如意行礼,俱是如花似玉,衬着那一身碧罗裙俏灵灵的,尤其叫月渎的那个,抬首时眼儿红红,可真是我见犹怜的风情。

  “兰香斗……”高个儿丫鬟正负气要说话就叫月渎拽住了,后者睁着水润大眼,嗫喏道,“谢二少爷关心,奴婢是叫脏东西迷眼睛了。”

  说着便自发地去了柜子那取了一件乌金暗花云锦长袍,道:“二少爷一向不喜这等俗艳紫色,是奴婢侍候不周,二少爷还是换了这身罢。”

  替封晏挑了俗艳衣裳的沈如意哑了哑,目光从封晏转去了那娇俏小丫鬟身上,暗暗又掐了一把封晏的手底心,不喜欢怎的不说。

  封晏拢了拢手心,将作乱的手握住,挑眉道:“不用,夫人挑的甚合我意。”大有昭告天下显摆的意思。

  沈如意倒教她弄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罢,你是侍候夫君起居的丫鬟,自然比我了解些,稍后让宛桃同你问问,也省的像今个这样。”

  宛桃自然是听候命令,只是在瞥见月渎低垂眉眼时流露的那一丝阴郁皱了皱眉头。“月渎姐姐麻烦了。”

  荀妈妈在几人之间扫了个来回,独独在沈如意身上停留稍久,敛了敛神情,“二少爷和二少奶奶要是拾缀好了就随老奴一道去罢。”

  沈如意随之扫了一眼跟在她身后那名婆子手里的匣子,里面那块是封晏后来铺的,至于先前那块的去向……沈如意凝向某人淡然侧颜,愈发觉得不动声色才是真禽兽。

  而在二人走后,屋子里两边的丫鬟各司其职,莫名带了点隔阂,应当是那位叫兰香的丫鬟颇有敌对之意。

  等到月渎和兰香收拾过屋子去做别的,红隙方呼出一口气,傻乎乎地凑了宛桃跟前,“那俩位小姐姐看样子不大好相处啊,是怕我们争宠么?”想到方才衣服的事又不由乐呵呵笑起来,新姑爷对小姐可好呢!

  宛桃觑了她一眼,沉吟片刻方道,“总之少说话多做事没错儿,这儿不比国公府,咱们是小姐带来的人,莫要给小姐惹麻烦。”光是这短短不到两天的功夫,就够她觉出不对劲来了。

  宛桃向月渎、兰香离开的方向眺去,呐呐问道:“红隙,你有没有觉得那个叫月渎的有些面熟?”

  “嗯?”红隙随之一道望过去,什么也没望见,回头一脸迷茫地看着宛桃。

  PS:元帕被封小二藏百宝箱辣!!明天不更新不要等,周日入V会有三更掉落~

  ——————————————————————————————————————————

  仗着某人没有中药记忆现学现用的封小二娇羞地红了红脸,默默侧过头,决定恶补小黄书——不能输给夫人!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联系客服读者导航作者导航招纳贤才权利声明广告服务友情链接常见问题诊断工具

  本站全部作品(包括小说和书评)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本网站仅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本站所收录作品、互动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第三方行为

  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页面版权为晋江文学城所有,任何单位,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复制、分发,以及用作商业用途。

  重要声明: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暴力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违规作品,严重者将同时封掉作者账号。

上一篇:沈如意沈如意(粟米壳)全文免费阅读-顶点小说
下一篇:全球粉丝最多的明星是谁?不是谢娜、鹿晗而是这个男人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