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虹口杀妻藏尸案始末细节 朱晓东事发前曾买摄像头

  2016年10月18日,被告人朱晓东在位于虹口区的家中与被害人(系被告子)发生争吵,期间朱晓东用双手扼住被害人颈部致其机械性窒息而死亡;之后,被告人后,藏于阳台上的冰柜中长达三个月之久,期间用妻子手机假扮妻子与其家人保持联系,隐瞒妻子已被的事实。

  杨敢连说自己今晚肯定会失眠,因为明天就开庭了。从知道女儿的那一天起,杨敢连和妻子就一直在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就得。”杨敢连的态度很。对于杨敢连和妻子来说,这一生最大的悲痛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我们老了,没有后了,你说我怎么能不痛?”

  2016年10月18日,杨敢连唯一的女儿杨俪萍被丈夫朱晓东掐死后藏尸于冰柜当中,直到2017年2月1日,杨敢连生日的那一天,朱晓东在母亲的陪同下前往机关自首后,杨家人才获悉了一切。而截止那一天,杨俪萍已经在逼仄的冰柜中蜷缩了105天。

  “冰柜的温度被调到了最低,的皮肤都已经被冻坏,甚至都无法检测出具体的死亡时间。”提起这一点,杨敢连和妻子就特别崩溃,“我女儿那么爱美的一个人,让他给弄成这个样子了,我都恨死他了。”杨妈妈失声痛哭。

  杨俪萍的父母说起见到女儿被冰冻了105天不成样子的尸体,泣不成声。 摄:记者 杨小嘉

  从早上七点起床,杨敢连就一直没闲着,接近中午的时候,家里陆续来了一些亲戚,“就是过来商量一下明天开庭的事情。”一年多以来,杨家人的生活已经完全被打乱了,“从2月1日那一天起,我整整陪了他们三个月。”杨俪萍的阿姨至今心有余悸,“家里的菜刀,剪刀等我都藏了起来,就怕他们想不开。”阿姨说,整整半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基本上没有出过门,每天就是在家抱头痛哭,“那时候得日子过不下去了。”

  阿姨就住在杨俪萍和朱晓东新的对面。去年12月30日,她还见过朱晓东,“我给他电话,让他来取我妹妹给他织的毛衣。”阿姨说,朱晓东答应的挺爽快,中午,就给她电话说在楼下了,“我当时特地看了一下表,是中午1点35分。”看到朱晓东后,阿姨觉得他的状态特别不好,“脸色很苍白。”

  杨敢连的印象当中,女儿从来没有说过朱晓东的不好,“只会说他好。”这一点,杨妈妈也颇有感触,因为杨敢连工作忙,所以母女俩经常一起逛街聊天,“每次讲的都是朱晓东多好多好,逛街就给他看东西。”说起乖巧懂事的女儿,杨妈妈的眼泪就开始不停的往下掉。

  杨妈妈向记者展示当时朱晓东用手机女儿与自己聊天的记录。 摄/记者 杨小嘉

  杨敢连和妻子住在上海普陀区一个很普通的小区中,两室一厅的子的干净整齐。杨俪萍住在北面的小屋里,屋子还基本保持着她在的时候的样子,“家具都没动。”杨敢连说,女儿喜欢的一些东西都已经烧掉了,怕她妈妈看到会情绪失控。

  杨俪萍的间中,有一个粉色的衣柜,里面至今还挂着她部分冬天的衣物,“她买衣服都从网上买,很多都没有牌子,但是她真得舍得给朱晓东花钱。”杨敢连说,据他所知,婚前,女儿就替朱晓东还过十几万的债。

  这一点,亦得到了杨俪萍朋友的,杨俪萍告诉过她,自己给朱晓东买了一块手表,打折下来也要5000多元。

原文标题:上海虹口杀妻藏尸案始末细节 朱晓东事发前曾买摄像头 网址:http://www.guodingseo.com/a/huzhoujiaoyu/2020/0323/159630.html

上一篇:虹口杀妻藏尸案=上海杀妻藏尸案7月5日二审宣判 凶手一审获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